Liquor西塘

情牵三世(一)

hhh大大写的正真心好,就转了,希望看见不要介意

折一世君颜:

一日一夜一场梦,一人独自随西风
一生一世一轮回,海誓山盟一场空


风卷起桌案上的圣旨,白真回想起圣旨的内容,宣旨公公尖锐的嗓音,以及父母不可置信的神情,自嘲的笑了笑。


什么带剑面圣,什么犯上作乱,不过都是他折颜想要灭他白家满门的借口罢了。他怎么就忘了,他折颜是九五至尊,要什么样的人没有,又怎会看上他白真这一介男子?


白真笑着笑着,突然起身拿过挂在一旁的长剑径直往屋外走去,家破人亡,他在这世间再无什么留恋,却唯独想要那人的一句话,这已然是他最后的执念。


皇宫里依旧戒备森严,白真手持利剑一路杀到折颜的寝殿,一袭白衣早已被鲜血染红。利剑直指折颜的咽喉,旁边的侍卫自是不敢有半分动作,然而手中的利器却是都对准着白真。


“折颜,你以往对我说的那些海誓山盟可都是假的?在过去的那么多时间里,你可曾有那么一刻爱过我?”白真全然不顾那些对准他的利器,今日他敢独闯皇宫便没打算活着出去,他只想要折颜的一个答案,不论好坏。


“都是假的,作为一名皇子,我又怎么可能去爱上一个男人!”


假的?白真忍不住后退几步,深吸一口气,忍住即将决堤的泪水,握剑的力道不禁又重了几分。


“折颜,那我再问你,你对我好,可是因为我白家的实力可以助你登上皇位?你是否从头到尾都在利用我?”白真的声音平静的可怕,看向折颜的眼神却带着一丝希翼,可是折颜的回答却让那最后一丝希翼瞬间破灭。折颜他回答“是”!


白真的握着长剑的手无力垂下,以往他对他的好,对他的每一句承诺,不过都是因为他白家的实力可以助他顺利登上皇位罢了。


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把这个胆敢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拿下!”


尖锐的女声自门外响起,那些侍卫这才恍然大悟般朝白真杀去。那个女的白真认识,是折颜为了登上皇位而娶的侧妃,白真还记得当初折颜娶那侧妃时,对他说,“真真你放心,有朝一日我定会迎娶你当我的正妃!”


那时的白真信了,正是因为信了,所以当真相来临时,他才会痛的这么肝肠寸断。


折颜,你可知你以往给予我的每一份甜蜜,如今却都是刻骨铭心的痛。


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,可是白真就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死死地盯着折颜,薄唇轻启,吐出几个残破的音节。


“折颜,我,恨,你!”


白真此时的眼神是折颜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的,那神情那么的淡漠,可是眼里的恨意却仿佛能将他淹没。


直到白真永远的闭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,折颜才如梦初醒般跑过去抱起白真逐渐冰冷的身体,轻声低喃,“对不起,真真,对不起!”


白真去世后,折颜以皇后之礼厚葬白真,而此后折颜也再未立后。


在白真去世的第五个年头,折颜又一次抱着两坛酒来到白真坟前,一边喝一边喃喃自语。


“真真,那个时候你问我有没有爱过你,我说没有其实是骗你的,我承认我一开始接近你,对你好是想利用你,可是到了后来,那些好却都是发自肺腑的。”


“真真,如果有来生,我不做皇帝,你也不做世家子弟,我们好好爱一场可好?”折颜说着说着嘴角流出一丝黑血,有一些满足的靠在白真的墓碑上,慢慢的闭上双目,“真真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。”